一支画笔留乡愁——浙江老中医给1300多年的古城

2019-07-09 06:29:58 围观 : 185

  

一支画笔留乡愁——浙江老中医给1300多年的古城画实景图

  

一支画笔留乡愁——浙江老中医给1300多年的古城画实景图

  下午4时半,王明熙已在家吃晚饭。从泉溪卫生院退休后,他每天都在一家养生馆坐诊,下午2时到4时和晚上6时到8时,是他的坐诊时间。即便这样,他还要保证每天四五个小时的画画时间。

  现在,这幅巨大的铅笔素描草稿《武义县城图》就静静地挂在王明熙位于江山新村的家中。画布6米长、1.8米宽,挂起来几乎占满一整面墙,为了修改方便,他把家里的三楼腾空,把画布钉在墙上。

  “这张图以现在的壶山广场福泰隆为中心,解放前这里没有什么店铺。”“这条解放街原名北门路,后来有了百货公司,1952年北门处建了搬运公司,不久后城东路有了建筑公司,小南门有了皮鞋厂。”“解放初到上世纪60年代,老县城的规模一直不大。改革开放后,改造老县城就开启了新篇章。”王明熙对于武义老县城的变迁如数家珍,几乎每一个老地名,他都能说出一段小故事。

  前不久,武义县广播电视台的郑静静找到王明熙,来寻找童年住过的地方。她对着地图找了很久,终于找到了“豆腐厂”。“我小时候在武义县城的舅妈家住过。喏,就在这附近!现在是滨江广场。”

  2018年1月起,王明熙全身心地扑在《武义县城图》的草稿素描上。一笔一笔画,一字一字写,武义县城就这样被记录下来。“以前武义县城只有熟溪桥和白洋渡桥,后来陆续有了解放桥、劳动桥、栖霞桥、长安桥”除了耳熟能详的16座桥,就连酒店店名,都能在《武义县城图》上找到标注。

  “等《武义县城图》彻底完工后,我准备再画一画10年后武义县城的样子,我想叫它《武阳川流图》,你看怎样?”王明熙背靠沙发笑着说,身后挂的正是16年间重画两次的《熟水艳青》。

  “我从小跟爷爷、父亲学中医,15岁就给人针灸治病。”王明熙出生在中医世家,上世纪80年代就是一名执业针灸医师了。大家都叫他王医师,知道他爱画画的只有家人。“我小时候就喜欢去街头看民间艺人给老人画寿图。现在我爱人很支持我画画。”说到这儿,王明熙的爱人俞玉珍揶揄道:“为了画画的素材,他有时候半夜都要出去拍照,我说都凌晨一点了,他说要去拍夜景。”

  后来,70后这一代人的乡愁,被郑静静放进了台里的方言节目里“我虽然在柳城长大,不过对武义的了解,估计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多很多。”

  2008年,因为县城变化太快,王明熙不满意原图又重新画。他用数码相机拍照,一个个单位去核实。“大部分参考武义行政地图,实景则先用手机拍下来。有些单位不让我进去,我就外围转几圈,回去按比例估摸着补画。”除了各个年代出版的《武义县地图》,王明熙的参考书不多,一本1986年3月出版的《浙江省武义县地名志》被翻的次数太多,每张纸都已经发了黄,王明熙仍然敝帚自珍地保存着。最终,长3.15米、宽1.5米《熟水艳青》出炉,堪称1993年到2008年间的县城实景地图。

  武义,一个拥有1300多年历史的古城。解放后,武义县的行政区划经历了十余次调整,70年过去了,武义老县城许多地名都湮没了。早年的刘宅巷、大屋里、朱何巷、汤家厅现在已经无迹可寻。

  很多年来,王明熙常常望着自己买的一些年画书出神,里面有个作西湖景色图的作者他很佩服。“那是一张油画,和照片一模一样。”

  1992年,王明熙决定画下当时武义县城的样子,于是开始了他一整年的草稿素描。

  王明熙家世居武义县城南狮子巷8号。“就在现在的俞源街南端,1998至1999年旧城改造拆除了。”王明熙说,老房子已不复存在,但曾经的一草一木,他都记在心里。

  “我想在新中国成立70年时,定格改革开放后的新县城。”通过古城的变迁,记录现在的县城,2018年1月开始,武义县69岁的老中医王明熙用一整年时间,勾勒出一代人的乡愁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王明熙因为给文化馆画街头宣传画小有名气,被借用到当时的武义县防疫站,利用“王医师”的特长画一些健康教育宣传画,还曾画了一张武义全县7个乡的血吸虫病流行区域平面示意图。“为了记住这段历史,为了保存消灭血吸虫病的资料,我在后来创作的《武义古县城图》里增加了这部分内容。沟沟坎坎、塘塘坑坑只要有钉螺(血吸虫主要中间宿主)的地块都画得很清楚。”王明熙说。